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彼岸文学 >> 道医 >> 第二十三章

海洲市三医院最近很有名吗?有!

那旅游顺带去医院治秃算特色体验吗?为什么不能算!

都有去旅游顺便割双眼皮的项目了, 导游心想,看个秃头也不算什么吧,她扪心自问, 连当地人都推荐了,这绝对算, 而且给了她相当大的灵感。

毕竟接团总能看到谢顶的游客, 说不定还可以让社里和三院合作一波呢……这个以后再想。

唯一的顾虑,可能就是詹姆斯有点担心, 半天自由活动时间够不够。在他生活的城市, 和三医院等级差不多的大医院, 急诊等一天都不稀奇,预约挂号甚至要几个月,一年半载。

他挺想去体验一下的,就像他之前去土着部落尝试秘方,即使最后没有多大效果, 那神秘的仪式也让他有了一次特别的体验, 而且在自己的博客上连写了三篇博文,也算大有收获。

——他热爱旅游、探险, 然后撰写文字分享到网上, 不同于现在人人都拍起视频,但也有同好, 甚至有出版社要为他出游记。

“哟, 几个月不至于, 但能不能今天看上也说不好, 我看看有没有号,有就能看上。”得亏今天是周一,导游查了一下,下午还能挂上号。

“我看看,这么多医生,那我挂毛医生……?”导游嘀咕。

这位毛正义医生,看上去有一定年纪了,而且姓氏还这么给力,毛发的毛,选他应该没错吧。

“哎哟你不要选这个啦,选最年轻的那个!”还是本地人有经验,立刻指点了起来。

三医院秃发科和无敌生发灵如今名声在外,但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他们的王牌选手是谁,这个本地小贩也是因为有亲戚就诊过,知道些情况。

口碑这种事儿嘛,就是口口相传的。

在印证过实力之后,这位医生的年轻好像都不是不靠谱的象征,反倒成了传奇的一部分,也是最好辩认的地方。

“啊?选年轻的?哪个?”导游扫了一眼,大致看过去,好像也不止一个年轻的。

“哟,漂亮的那个。”

这话一说,导游立刻知道选谁了,选择,挂号,付费,念出了医生的名字:“周锦渊……”

……

导游收了额外加班费用,陪詹姆斯一起去三医院体验“地方特色”。

到了中医科,放眼一看,好多秃发病人,詹姆斯在这儿一点也不显眼,看来,这里还真是拳头科室。

詹姆斯知道他们城市也有针灸,他的邻居还去用针灸治过头痛,据说很有效,甚至要在针上通电。但他自己没有亲眼见过,更没体验过。

真的很难想象那些尖尖的针扎进人身体里会是什么感觉,又是因为什么原理能够治病,好奇心让他忍不住到处闲逛。

尤其是对面的康复科,很多在做推拿和针灸的患者,他们都在一个大的病房里,摆了很多张病床。这里艾灸的味道十分明显,当然詹姆斯不知道这味道是艾灸,只觉得应该是中草药,反正和导游推销的有点类似。

那些细细的针扎起来好像不是很痛,患者不见十分痛苦,除非扎在特殊的地方。但有做针刀的,患者治疗中就会惨叫连连,宛如受刑。

詹姆斯看得目不转睛,还拿出了手机,速记一些内容,写着写着便觉得胃部隐隐作痛,可能是老胃病又犯了,赶紧吃了两颗药,又继续围观,还拍了照片。

一直到导游来叫他,说到他的号了。

.

“喂?你好?”周锦渊正在接诊,看手机响了,立刻接起来,示意面前的病人稍等一会儿。

“周医生啊,你好,我是王文一,前天我们在香圣见过的!”

电话那边是个男性,声音与现实中虽然有所不同,但周锦渊听到他的名字,立刻对应上了脸,也立刻知道来意了。

“不好意思,王先生,我正在接诊。”周锦渊熟练地道,“还有,我目前工作很稳定,没有跳槽的打算。”

对面:“……周医生,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语气中充满了不舍、惋惜,等等情感,很是真诚。

周锦渊很无奈,自从和曲庆瑞一起出去,把一屋子的企业家都捏趴下了之后,这两天,也不知道他们哪里打听来的周锦渊号码,接二连三有人来挖角。

没别的,回去想了又想,特想让周锦渊去他们家里或者公司,做专属保健医生,尤其是有的公司里,大量员工不是颈椎病就是腰椎病……

那天周锦渊着实捏得他们魂飞天外,魂牵梦萦,不过捏个几把,比在其他地方推拿、理疗一小时也管用啊。

他们深深觉得这样一个捏谁谁酥,既舒服疗效又好的医生,待在医院太可惜了,愿意高薪聘请人才。

周锦渊就反复说,你什么时候不舒服了,办个(诊疗)卡到我这里来也是一样的,还能刷医保呢,岂不是很美……

但这些人也不差钱,大概觉得也不一样,要的就是随时享受那种感觉,你说每次来挂号然后也按不了多久,多麻烦啊。

没办法了,周锦渊只好对那头道:“是这样的,我答应了曲先生,会优先考虑他。”

对方叹口气,没音了。

也是,周锦渊既先结识曲庆瑞,据说好像还是他儿子的主治大夫,被挖掘出来帮着复健。那就算要跳槽,也是先去曲家,他们大概是给不出更好的条件的。

可惜了!看来,只能去办三医院的诊疗卡了!

周锦渊也是扯起曲庆瑞这面大旗唬人,回头再和曲庆瑞打个招呼就是了。

而且要说这些人都不如曲庆瑞敏锐,曲庆瑞就没说让他辞职专门给曲观凤治病,想都想得到不会答应,反而是赞助了他们中医科的病房……

——说起来,因为病房很快就要开科了,最近毛医生对周锦渊的笑脸都多多了,对他们老一辈来说,这就是奋斗目标啊。

周锦渊挂了电话就开始给病人开方子,然后叫下一个病人。

周锦渊一叫号,只见进来了一个秃发碧眼的外国人,心说我们秃发科广告都做到老外那里去了么?

詹姆斯同样在心里想,哇,这个中医成年了吗?不会才十四岁吧?

华夏人在西洋人眼里本就稚嫩,周锦渊还是张娃娃脸,他看着就更小了。但是考虑到有些部落里还会专门选少男少女做神使,他又觉得可能是一样的道理,也许有些中医就是从小选拔呢。

导游充当翻译的任务,帮助进行问诊。

周锦渊问得尤其详细,因为这外国人是来旅游的,不在海洲甚至不在中国生活。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地方的人体质不一样,比如东南人体型一般瘦弱,腠理疏松,临着湖海的人体质多痰多湿。

中医讲究整体观念,天人合一,治疗的时候必须把环境因素也考虑进去。

这个詹姆斯属于斑秃,而且周锦渊扒拉他的头发看了,秃发斑很大,边缘头发松动,一拔就出来了,发干近端萎缩。

再一诊脉,斑秃从西医病因还未完全清楚,有的人认为是遗传,有的人认为是自身免疫性疾病,而周锦渊则断为风邪致病,形成瘀滞。

这个詹姆斯生活的城市,气候比较寒冷,所以周锦渊斟酌药方时加上了生姜。

“呃……呃……”导游在前面翻译起来都还好,要翻译周锦渊所说的诊断内容时,就犯起了难,周锦渊是用中医理论解释了詹姆斯的病因,那些名词叫她傻眼啊,抠起头来,“blood……blood stasis……”

周锦渊看她结结巴巴的,接过话头:“qi stagnation and blood stasis。”

气滞血瘀。

导游一听这口语分明很好,而且专业人士翻译的名词自然更准确一些,顿时松了口气,“对对。”

詹姆斯又有疑问了,气是什么?他们说气就直接读音qi了,但这到底是什么概念呢,血又为什么停滞了?

导游想了想,给他说了一下什么叫气,就是无处不在,什么元气,营气,卫气……但是他自己也不是特别专业,解释得乱七八糟。

詹姆斯忽而做恍然大悟状:“是不是,华夏武侠电影里那种,身体里的气,发出去可以伤人?这个医生用武功给我治病??”

他露出了“那可太牛逼了”的神情。

“不是不是,他不会武功,我跟你说过拉华夏人绝大多数是不会武功的,这是医术里的说法。”导游狂抓头,“气,气,气就是——”

她求助地看向周锦渊。

“as the world origin in ancient philosophy……你让他别问了!问他治不治胃病!”周锦渊开始假装不会外语了,并迅速岔开话题,这人再继续研究,他今天的号都别想挂完了。

“胃病?”导游迷茫地看向詹姆斯,“他问你治不治胃病?”

詹姆斯:“!!”

他是有慢性胃病没错,缠缠绵绵多年,一直没能好全,身上总是常备胃药,之前有些胃痛,吃了药都还没完全止痛呢。

詹姆斯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外国人,不了解中医体系,习惯了西医分科治疗,他还以为周锦渊就是专门治秃头的。

而且周锦渊就问了他一些身体、住处相关的问题,看了他的头,摸了他的脉,别说做检查,碰都没碰到胃部,怎么就知道他有胃病了??

“治就开个方子,回去煎了吃一剂就好。”周锦渊一边开斑秃用的外用药,一边说道,“还有这个药水,回去擦在患处,一天两次,连用半个月。”

“对了,现在要是还痛的话,就给你扎一针。”周锦渊又道。

詹姆斯想到之前康复科那些人挨针,大部分好像也不怎么痛,而且周锦渊居然神奇地说出了他还有胃病,神似土着部落的占卜,但比巫师还要灵验……

“可以,可以!”詹姆斯点头,他本来就是来体验特色的。

导游心说胆子大就是不一样,让吃药就吃药,他们团里有些人,让买人参都不敢,不过导游还是谨慎地问了一句:“医生,到底是扎针还是吃一副药啊,能扎针就只扎针算了。”

“啊?”周锦渊回想自己刚才说得难道不够清楚嘛,“针药都得用啊,扎一针是止他现在胃不舒服,吃一副药这病就根除了。”

导游:“……”

导游干笑,“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就给我交个底呗。”

周锦渊好笑地看着他,“交什么底,我骗人多开点药不好嘛?”

导游一想,也对啊,要真想骗钱,应该多开些药。但詹姆斯病了那么久,这秃头科医生真能一剂起沉疴?

“好了没?要扎我哪里?”詹姆斯已经在追问了,想立刻体验。

“行,那就开吧。”导游心说好歹大医院,应该没事,而且看那价格,人也犯不着。

周锦渊让詹姆斯趴着,把金医生也给叫来了,他要取经外奇穴理胃穴,正好让金医生来学习。

一针,就这么一针下去,留针了三分钟,詹姆斯只觉得胃部暖洋洋的,还真是一股气一般扩散开,不适感随之飞到天边了。

他瞪着那根针,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能发热。

“医生?这是什么?这就是qi吗?”詹姆斯问,“它是怎么产生的,怎么运动的?”

周锦渊假装听不懂,要一直这么聊不知道得聊到什么时候。

詹姆斯表情极其浮夸地大声赞美周锦渊:“医生,我知道你听得懂!你快看看我!你太棒了!我一点都不觉得痛,而且好舒服,好暖和!医生!”

周锦渊:“……”

詹姆斯起码有一米九,狗熊一样,周锦渊一取完针,他就跳起来抱了周锦渊一下。他几乎已经想到了,该把这次游记的重点放在什么上面。当地人没有介绍错,这里就是海洲最值得来的特色景点!

周锦渊险些窒息,勉强露出了对患者的耐心笑容,“你们去抓药吧。”

这也太热情了,止个痛就这样,让周锦渊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导游则默默掏出了手机,准备看一下离开海洲前还有没有合适的时间可以挂号……

“医生,你还没告诉我刚刚扎我的地方叫什么,是什么意思?是专治胃病的嘛?我以后能找别人给我扎吗?我们城市也有针灸师,我不确定是不是和你一样好。”

詹姆斯握着周锦渊的手,导游则劝他该走了,导致周锦渊不得不送他到门口,“不用,以后你这病就好了,除非你继续作死。”

“哇哈哈,我不信,但是你给我止痛了,我觉得已经很牛逼了,哇。”詹姆斯指着自己的头,“要是这里也长出头发来,我一定会每天为你祈祷,希望上帝保佑你功力越来越深。”

周锦渊:“……不用了不用了,都不是一个辖区,他应该保佑不了我飞升。”

正啰嗦着呢,周锦渊就看到斜对面的诊室传出乒乒乓乓的声音,心里一凛。

下一刻便见门被打开,几个人缠斗着出来,准确地说,是两个人抱着一个脸红脖子粗、眼神浑浊的大汉滚出来,走廊顿时一片混乱。

毛医生捂着一只眼睛从诊室里跌跌撞撞地出来,眼泪因为痛感止不住往外流,简直老泪纵横,“哎哟我的眼睛,快来几个小伙子帮忙啊,这个病人发狂了!”

这是来诊治癫狂证的,毛医生诊脉到一半,这人就突然发作,好家伙,砂锅大的拳头砸在毛医生脸上。

病人的爸爸和兄弟赶紧去拉人,但发了狂的人力气都格外大,而且这人本身也很强壮,二对一一时竟压制不住。

毛医生挨了一拳,哪敢上前,只大声呼救。他和周锦渊还对视了一眼,但没指望周锦渊,想着把刘淇什么的喊过来。就周锦渊这细胳膊细腿,他着实不太相信,甚至想让周锦渊也站远点。

詹姆斯虽然听不懂毛医生的话,但也看得出来中间那人好像疯了一般,他一捞袖子,正要上前,只见他那位未成年一般的主治医生已经先一步冲上前去,敞开白大褂都飘了起来。

周锦渊看狂证患者的父兄已经吃力,一把捉着患者的手腕,一推一送,用上太极的技巧,患者一身力气没处使,被掼得坐到了地上,立刻暴躁地低吼着爬起来去抱周锦渊的腰。

可别看周锦渊身材纤瘦,骨架子不大,患者压根没法把他抱起来,反而被他擒住了肩膀,一扭,刚才两个成年男子都制不住的患者,被他整个翻了个边,砸在地上单手摁住。

患者起码一米八往上,一身肌肉鼓鼓囊囊,隔着衣服都隐约可见形状,愣是被周锦渊摁得怎么挣扎都起不来,明明只是一只白嫩修长的手。

反应较慢的候诊区吃瓜患者们纷纷“卧槽”一声,瞪着周锦渊,活像是看到小白兔跳起来痛殴大狗熊。

詹姆斯的嘴巴张大了,转头看向导游:“……亲爱的,你还说他不会武功!”

导游凌乱了:“…………”

喜欢道医请大家收藏:(www.bianwx.com)道医彼岸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道医最新章节 - 道医全文阅读 - 道医txt下载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彼岸文学

猜你喜欢: 道医
完本推荐: 大唐隐王全文阅读战神比肩:绝色战王全文阅读时间都知道全文阅读说好的末世呢全文阅读簪缨问鼎全文阅读最强农民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我的女人你惹不起全文阅读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全文阅读房产大亨全文阅读辉煌岁月全文阅读绝世兵王全文阅读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全文阅读燃钢之魂全文阅读亚博娱乐官方app超级医仙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乾坤剑神全文阅读我的老婆是大BOSS全文阅读叫一声老公全文阅读陪太子读书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水浒任侠仙子请自重恶人修仙崩坏纪元亚博娱乐官方app之不死天尊我本善良之崛起画满田园来自地狱的男人绝品透视眼大道朝天拜师九叔魔门败类万界之最强哥斯拉金庸绝学异世横行英雄无敌大宗师医路坦途修真高手的田园生活剑主八荒天庭临时拆迁员九零奋斗甜军嫂我的传奇岁月神医凰后无敌神龙养成系统重生之独步江湖星际回收商女战神的黑包群金枝夙孽亚博娱乐官方app之万界至尊废材逆袭:鬼帝的异能狂妃最强神医混亚博娱乐官方app

道医最新章节手机版 - 道医全文阅读手机版 - 道医txt下载手机版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彼岸文学移动版 - 彼岸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