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彼岸文学 >> 道医 >> 第六十六章

周锦渊和容细雪入住的是双人间, 有两张单人床。

晚饭后回到房间,容细雪用平板电脑继续做他的功课,周锦渊则趴在床上看看自己之后要上课的ppt, 有没有还可以再完善的地方。

这时候一个视频通话请求弹了过来,周锦渊一看是罗校长, 心知肯定又是开学后课程的事情, 他飞快瞄了容细雪一眼。

要去容细雪他们学校开课的事,周锦渊还瞒着他, 怕被发现, 当即就把耳机翻了出来, 插上后再接通,说话的时候也注意措辞,避开了关键。

本来以为自己的动作已经很轻了,容细雪却侧头看过来一眼。

周锦渊默默用电脑挡住自己的脸。

容细雪觉得有一丝不对,等周锦渊通完话后, 他放下平板电脑, 一转椅子,面对周锦渊问道:“哥哥,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周锦渊还趴在床上, 这么看容细雪有点居高临下的意思——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是类似角度。但这次可能有些心虚,周锦渊格外敏感。

他一下坐了起来, 觉得这个高度还是不够, 又站在了床上, “你也太多疑了!”

容细雪抱臂打量他, “那就是有了。”

周锦渊:“……”

容细雪其实也没有要继续追问的意思,估计也不会是什么大事,他正要转回去,周锦渊却忽然嘟囔道:“这要是偷偷找了对象也绝对瞒不住——”

容细雪动作一下停滞了,表情瞬间变得微妙。本就颜色偏淡的眼瞳在冷色的灯光下显得竟有些残酷,又或者是倒映着残酷。

周锦渊看到这个表情便有些发怔,太陌生了。

只见容细雪霍然站起来,两步上前。

周锦渊明明是站在床上俯视容细雪的,被这突然且有压迫感的动作吓到。

容细雪单膝跪上床,他就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一个不稳地跌坐在床。

容细雪倾身环住他,虽然没有任何肢体接触,但已是离得十分近。

周锦渊本能想防御,但他忍住了,“突然这么凶猛干什么?”

容细雪在这一瞬间已经有点后悔,不是这个动作,而是刚才下意识的眼神,但已经来不及了,他勉强一笑道:“只是很惊讶。”

这个理由普普通通,不上不下,可周锦渊就是觉得哪里不对。

他们有过比现在亲密得多的姿势,但没有任何一次像现在一样让他感觉不对劲,这是潜意识,是直觉。

“哦……开玩笑呢……哈哈。”周锦渊干巴巴地道,虽然有点不安,但还是没动弹,否则岂不是显得他很怂了。

“是吗?”容细雪本来是后悔的,当他发现周锦渊细微的情绪后,却又有些快意。毕竟两人原本的关系是他最大的优势,也是他最大的劣势。

也许早应这样了?与其恐惧,患得患失,在安全线内试探,退缩不前,甚至时而想着是不是该放弃——可是,这样冒险——

容细雪有些微失神,周锦渊还没察觉到,直觉里他想找了个话题,索性就这样说了,“是啊,哎其实我答应了你们校长,下学期去你们那里开课!”

明明是瞒了很久的“惊喜”,周锦渊迅速把它抛了出来。

容细雪的心神被拉回来了。原来是这样。

“周老师。”容细雪紧紧盯着周锦渊,半晌才低喊了一声——

而后很快便起身了。

他已坐回去了,背对周锦渊继续忙碌。

但周锦渊还瘫在床上,有种受惊的感觉,刚才容细雪那么喊他,他有种一个激灵的感觉,然后指尖好像都有点酥酥麻麻的。只觉眼前是小雪,又不是小雪。

周锦渊坐起来,怔怔看着容细雪的背影。刮目相看啊。

指尖还残留着那种酥麻……周锦渊出神地想,首先排除脑血栓、神经炎、颈椎病等病,应该是刚才手长时间抵着床压迫神经了,我立刻活动起来!

……

第二天早上,周锦渊他们又去酒店的餐厅吃早餐,这时大多也是这次研修班的人。

周锦渊正在打绿豆粥,抬头一看,发现尤自然就在对面倒苹果汁。

不过,相比起昨天见面时,他的精神奕奕,今天好像憔悴多了,脸还有点浮肿。更明显的是,他头上和手上还顶着几根针……

仿佛察觉到了周锦渊的目光一样,尤自然抬眼看过来,当时就打了个寒颤。

尤自然嘴唇动了几下,想说什么的样子,又咽了回去。

周锦渊冲他灿烂地笑了一下。

尤自然像被惊了的兔子,迅速逃开了,经过昨晚的恐吓,没敢再惹他。

这些道士太阴险了——尤自然想,他昨天偷听到周锦渊的话,吓得不轻。他既然都学中医了,对道家学说多少有了解,也听祖父说过一些老年间神乎其神的事情。

昨晚回房间后,尤自然愣是不顾室友反对,把所有灯都打开了。就怕自己白天怼了周锦渊那么多下,他会不会咒自己之类的。

尤自然总疑心房间里有什么动静,半夜还继续不顾室友反对,爬到他床上和他挤着睡,一晚上拢共才睡了五个小时,早上起来脸肿成猪头了,自己扎了几针。

周锦渊见果然奏效了,得意地端着盘子走回座位上。

……

上午,研修班就要在夏都中医药大学开课了,来自海内外的学员有数百名,齐聚一堂,先由培训中心的专家讲话。毫无疑问都是些套话,回忆一下研修班的历史、意义等等。

周锦渊坐在下头走神,直到上面有人说,请这次活动赞助方某中医基金会的金主梁月称先生讲话,四周响起了细碎的惊叹声,他才回身看向上头。

只见门外正慢慢走进来一人,天气炎热,他却包裹得严严实实,一身深色西装,仿佛病弱一般,行动间较为迟缓,由人搀扶着。

他的五官实在是惊为天人,有着雌雄莫辨的美感,一双丹凤眼如点墨一般,极具华夏古典风情,唇色不染而朱。

但纵然有这种种前提,他举手投足间却自有让人无法轻视的气场。大家慢半拍将他与基金会的金主对应起来,这就是那位梁月称先生?

步履虽慢,却叫大家的目光都不禁跟随着他,尤其是那些国际学员,这简直是他们来到华夏后,看到最东方又最美的人。直到他行至台上,在讲台后站定,目光巡视了全场一周。

周锦渊也和他有那么大概零点几秒的对视,这目光清凌凌的,让人在夏天很是醒神。

这位梁月称先生用玉石敲击一般悦耳的声音,开始发表他的讲话,感觉不管内容是什么,都能把人给洗脑了。

明月就坐在周锦渊的左手边,她有点难掩兴奋地:“老师,天啊,这个人,你觉不觉得……”

周锦渊肯定地点头:“有病!绝对有病!”

明月:“……”

周锦渊:“步履不稳,较为体弱,就是单这样看不出究竟怎么了。”

周锦渊转头看向明月,“你觉得呢?”

明月疯狂后悔,刚才为什么要和清风争着坐老师另一边的位置,这就突然考试了。

她流着泪道:“是,是,我想会不会有些气血不足。”

……

等到那位梁月称先生也简单说完,就正式由专家上去讲课了,第一位是灸法派的前辈。

这次的课程,主要都是以实操为主。当然,经络辨证也是少不了的,华夏传统观念向来是,针灸治病,离不开经络研究,必须强调经络和穴位。

实操部分,讲师会直接请在场的学员自愿报名,上来接受手法演示。

周锦渊听得也很认真,学无止境,难得有机会,博采众家之长。他还注意到,梁月称讲完话后没有离开,而是在前排坐了下来,离周锦渊也只有一排所隔。

周锦渊一开始怀疑他想现场抓一个专家给自己诊治,后来又想,人家既然是某中医基金会的人,平时也少不了接触名家,可能早就诊过,也可能只是感兴趣。

此时,有个人走到梁月称旁边,弯腰和他助理说:“……能留一下梁先生的联系方式吗?”

声音不大,但周锦渊耳力极好,所以还是听到了,他有些奇怪了,和梁月称如此说的人,不就是他们基金会的人么,昨天晚宴时还出现了。俩人如果本是上下级,怎么还用索要联系方式。

不过事不关己,这个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

到了实操环节,大家各自搭档,互相练习起来。

周锦渊和容细雪就没动手了,但他鼓励清风和明月练习。

这个环节会场内难免乱一些,梁月称忽而起身,由人扶着,施施然走到周锦渊身边,坐下,“周医生。”

“……你好。”周锦渊不觉得奇怪,《拉林顿的剑》都还没下映,认得他的人太多了。

“不好意思,您实在不愿意来见我,我只好来冒昧见您了。”梁月称的目光还落在前方,话却是对周锦渊说的。

周锦渊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你就是梁先生?!”

不是他反应太慢,而是他完全无法把脑海里穿金戴银的煤老板形象,和梁月称对应起来,愣是没想到此梁即彼梁。

这就难怪基金会的人也和他很陌生的样子了,以“梁先生”浮夸的作风,搞不好也就这两天才成了基金会的金主……

梁月称果然颔首,他语气平淡地道:“周医生,我想知道,还有没有可能,由你来开条件,任何条件——”

周锦渊无语了,“梁先生,您到底得的是什么病,非要我来医治么。您看,这里这么多专家前辈,名老中医,不如您现场招募一下。”

梁月称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病情,只是道:“如果可以,我当然会找其他人。可惜……前阵子,听闻周医生的家传针法也许能奏效。其实,我一开始去找的是令尊,令尊为我占了一卦,建议我来找你。”

周锦渊:“……”

哎,爸……算了,估计爸也不一定知道这位梁先生的浮夸脾气。

“另外——”梁月称偏头看了周锦渊一眼,“我与曲庆瑞先生有过一面之缘,他提及周医生的祝由术,对病人的耐心呵护,也是颇为称道。”

周锦渊更加无奈了,“那您也该想得到了,这种耐心呵护是对所有病人的。不可能为你辜负其他需要我的病人啊。您再三邀请,但我着实有自己的难处。”

梁月称沉默了一瞬,难掩失望,但仍是说道:“求同存异,也许我们还有商量的余地。”

周锦渊见他竟然还不放弃,问道:“是萎证吗?”

他看梁月称的姿态,又想到他提起曲家,所以随口猜测会不会是萎证。

梁月称眼神闪烁,讳莫如深,看起来在周锦渊接诊之前,他是不会说自己得了什么病,直接起身道:“再会吧。”

土豪不土啊,知道“梁先生”不是脑补里的那样后,周锦渊对他的印象还是浮夸,只是现在可能因为他的外貌变得有性格一点了……

周锦渊一回神,与不远处的尤自然对上了一眼。

尤自然刚才就注意到他们了,心想哀叹,这是什么年代啊,金主都喜欢这种人气高的,说不定那位梁先生就是去找周锦渊聊什么合作了。

猝不及防撞上周锦渊眼神后,尤自然立刻有点慌地挪开目光。

周锦渊暗暗一笑,看来这家伙果然吓得不轻。

……

夏都中医药大学这个校区建造历史不长,算不得特别偏远,但距离夏都最繁华地带还是有段距离的。夏都既是大亚博娱乐官方app,又是古城,十分值得游览。

不上课的时候,很多专家、学员都会约着去城区游览。

周锦渊也不例外,他带着容细雪一起去逛夏都了,没有和清风明月一起,不是不带这俩,而是他们已经和这两天结识的同龄小伙伴先约好了。

周锦渊本来还有点纳闷,“我跟你们也是同龄啊,一起拼车不好么。”

清风惊惧地道:“同龄归同龄,那您也是老师啊,玩着玩着突然出题还行?”

周锦渊:“……”

他想反驳自己不会,但是很快又闭嘴了,不对,他还真可能会。

于是周锦渊和容细雪打车去夏都比较有名的地方逛了,下车时,周锦渊下意识地伸出手:“人多——”

不过容细雪握住他手的一瞬间,他又有点后悔了,具体也说不清。但是很快,这个热闹的城市就把他的注意力吸引走了,习惯占了上风,拉着容细雪朝着前头隐约可见的景点走。

尤自然正在享受一个人在城市街道徜徉的放松,不经意间一个回头,就看到了周锦渊和他那个见了鬼的助理手拉手朝着一样的方向走,而且他们还看到他了。

周锦渊甚至露出了一个邪恶的微笑。

尤自然:“!!”

日日日日日,夏都这么大,怎么可能这么巧,一定是放小鬼跟着他了!

尤自然心态差点崩了,但是路就这么宽,而且他实在不想太过丢人,只能硬着头皮加快脚步走着,心说到了路口我就拐开。

这条街上有间中医馆,尤自然瞥见了本是没什么反应,他是越走越快,偏偏那门里头有人失魂落魄地冲出来,直撞在来不及躲避的尤自然身上,口中还喃喃有词,“完了,我完了,我没救了……”

尤自然一惊,“朋友,你怎么了?”

那男子看他一眼,仍然自语一样哭道:“医院也治不好,中医也看不好,我好不了了,我毁了啊!”

尤自然那侠肝义胆立刻膨胀来了,云淡风轻地道:“我也是大夫,你什么病症,说说看,也许我能帮到你。”

这是他行医后最喜欢的一句话了,每次这么说出来,又实现之后,就格外有成就感。

男子哭得十分伤心,“你能帮什么啊——我完了我——医院说万一有坏死倾向还要动手术——天啊,足足一个月了啊,都没消停!”

什么啊,发病一个月吗,他这乱七八糟的,尤自然都没听懂,还待再问。

周锦渊却已快走到这边了,看到尤自然和人撕扯一般,也不知怎么了。

虽然周锦渊和尤自然关系不怎么样,但他还不至于看尤自然出事视而不见,不远不近就问了一句:“尤大夫,你没事吧?”

就是这一声,原本正在哭的男子也看过来了,虽说隔着一段距离,但他还是认出了这个人,就是因为这个人,他才在医院治疗无果后,起念投向本地有名的中医。

男子顿时惊呼:“周专家?”

难道这是天无绝人之路,让他在大街上遇到一个名医!

他身患怪病,下边某个器官从一个月前开始,竟持续高昂至今,一直未曾消退。

日渐肿胀,甚至导致难以排尿,痛苦万分,精神压力更别提多大了。从病发三天后就在医院治疗了,用了好多种方法也未奏效。

昂扬一夜,是大家梦寐以求的,昂扬一个月,那就是噩梦啊!!

现在这地方颜色都变得十分深暗了,想想就算好了,功能说不定也会损伤,男子心里更加绝望。

尤自然:“……”

虽然知道周锦渊就是出名一些,但眼见这人忽视自己,尤自然还是很不爽。

再看周锦渊,他已经有些疑惑了,似乎想过来。

“没事!”尤自然下意识喊道,难道什么风头都要让周锦渊出了么,这个还是交给我吧!

尤自然又小声对那男子道,“你到底什么病快说,别看到网红就大惊小怪的。我是国医大师传承人,他能帮的我也能!我告诉你,错过就再没机会了!”

男子呆呆看他一眼,好像被什么关键词刺激了,大喊道:“大惊小怪?老子鸡儿都石更成这样了!你帮我?你说你能怎么帮我!”

一句比一句高亢,一时惊动了半条街的人。

不知多少路人张望过来,诡异地看着这两人。

尤自然慢半拍反应过来,一脸惊恐,百口莫辩:“………………#@&%*!”

※※※※※※※※※※※※※※※※※※※※

骑着老君的青牛大喊,在吗!营养液!!!

喜欢道医请大家收藏:(www.bianwx.com)道医彼岸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道医最新章节 - 道医全文阅读 - 道医txt下载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彼岸文学

猜你喜欢: 道医
完本推荐: 头号新欢:Hello,顾太太全文阅读帝国吃相全文阅读神级仙医在亚博娱乐官方app全文阅读汉祚高门全文阅读重生之最强高手全文阅读我是天才大明星全文阅读神级卡徒全文阅读大唐隐王全文阅读我姐姐太有钱了全文阅读三国之统帅天下全文阅读星卡大师(重生)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带个系统去当兵全文阅读特战兵王全文阅读神级投资全文阅读我就是财神爷全文阅读帝国巨星全文阅读倩影圣手全文阅读辉煌岁月全文阅读崛起复苏时代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全球崩坏炉石之末日降临剑骨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寒门祸害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校草独宠!首席魅少太强势一品修仙大唐第一狠人我的亲妈是白富美重生深深宠:娇妻,别惹火哈利波特之学霸传奇山狼重燃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龙珠:地球觉醒时代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小农民大明星重生浪潮之巅苏联1941三国之巅峰召唤大佬退休之后天下剑宗一剑飞仙电影世界私人订制重生五零巧媳妇厉害了我的原始人我夺舍了魔皇

道医最新章节手机版 - 道医全文阅读手机版 - 道医txt下载手机版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彼岸文学移动版 - 彼岸文学手机站